歡迎來到中國甘肅老哥俱乐部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集團快訊
您當前位置: 首頁 > 集團快訊 > 媒體報道
現實題材舞台藝術作品:書寫時代之變、中國之進、人民之呼
作者: 來源:中國文化報 更新於:2022-09-09 閱讀:0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文聯十一大、中國作協十大開幕式上的講話中強調,廣大文藝工作者要緊跟時代步伐,從時代的脈搏中感悟藝術的脈動,把藝術創造向著億萬人民的偉大奮鬥敞開,向著豐富多彩的社會生活敞開。

“登高使人心曠,臨流使人意遠。”現實題材舞台藝術作品是時代的呼喚。黨的十八大以來,廣大文藝工作者從時代之變、中國之進、人民之呼中提煉主題、萃取題材,用情用力講好中國故事,用各門類的優秀舞台藝術作品展現中華曆史之美、山河之美、文化之美,抒寫中國人民奮鬥之誌、創造之力、發展之果,全方位、全景式展現新時代的精神氣象。

在第十七屆文華大獎終評作品名單和第十七屆文華編劇獎、文華導演獎、文華表演獎“提名人選”名單中,反映中國變革、中國精神的現實題材力作熠熠生輝,充分展示了近年來廣大文藝工作者立足中國大地,以深邃的視野、博大的胸懷、自信的態度,書寫中國人民拚搏奮鬥創造美好生活的累累碩果。

01

深刻把握民族複興的時代主題

新時代新征程是當代中國文藝的曆史方位。近年來,廣大文藝工作者與黨同心同德、與人民同向同行,圍繞中心、服務大局,真情傾聽時代發展的鏗鏘足音,生動謳歌改革創新的火熱實踐。

在現實題材舞台藝術作品的創作中,廣大文藝工作者深刻把握民族複興的時代主題,將人生追求、藝術生命同國家前途、民族命運、人民願望緊密結合,深度聚焦現實生活。從脫貧攻堅、農村教育、生態保護的矚目成就到守土衛國、科研興國的家國情懷,再到“時代楷模”在平凡中彰顯不凡的榜樣力量,廣大文藝工作者以多種藝術形式、守正創新的藝術手段,將這些彰顯中國精神與中國力量的故事搬上舞台,記錄下新時代波瀾壯闊的人民史詩。

02.jpg

▲ 黔劇《臘梅迎香》劇照

民族要複興,鄉村必振興。2020年,我們打贏了脫貧攻堅戰,全麵建成小康社會。如今,我們大踏步地走在鄉村振興戰略新的發展階段。廣大文藝工作者創作了大量相關題材的舞台藝術作品,成為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全麵推進鄉村振興中不可或缺的文藝力量。在第十七屆文華大獎終評作品中,黔劇《臘梅迎香》以敢闖敢幹的貴州省羅甸縣沫陽鎮麻懷村黨支部書記、全國優秀共產黨員、全國三八紅旗手標兵鄧迎香的真實事跡為原型,再現新時代“女愚公”帶領村民開山鑿路、勤勞致富的奮鬥曆程;彩調劇《新劉三姐》在傳承劉三姐文化的基礎上,用新的主題、新的語境、新的人物、新的演繹、新的舞台講述廣西決勝全麵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的新時代故事;話劇《塞罕長歌》講述了河北塞罕壩機械林場三代人在高寒荒漠地區創造了世界最大的人工林海,走出了一條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新路徑,用實際行動詮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故事;話劇《八步沙》則緊緊圍繞甘肅“八步沙”第一代治沙人的治沙經曆,凸顯“六老漢”艱苦奮鬥的拚搏曆程,展現了“六老漢”質樸堅韌的愚公風骨與情懷。

03.jpg

▲ 話劇《深海》劇照

04.jpg

▲ 歌舞劇《天邊格桑花》劇照

人民是曆史的創造者,也是時代的創造者。“文藝要對人民創造曆史的偉大進程給予最熱情的讚頌,對一切為中華民族偉大複興奮鬥的拚搏者、一切為人民犧牲奉獻的英雄給予最深情的褒揚。”在第十七屆文華大獎終評作品中,廣大文藝工作者也對這些“時代楷模”著重筆墨。話劇《深海》以“共和國勳章”獲得者、“中國核潛艇之父”黃旭華為故事原型,講述了黃旭華隱姓埋名三十載,帶領我國核潛艇研發團隊嘔心瀝血打造國之重器,為我國核潛艇研發事業默默奉獻的動人故事;歌舞劇《天邊格桑花》取材於西藏自治區山南市隆子縣玉麥鄉桑傑曲巴和卓嘎、央宗父女兩代人放牧守邊的故事;話劇《桂梅老師》講述了“七一勳章”獲得者、雲南麗江華坪女子高級中學校長張桂梅的故事,濃縮了她幾十年的人生經曆,展現了她“不忘初心”的精神與信仰;京劇《楝樹花》將守島英雄王繼才、王仕花的故事以京劇程式化的表演方式呈現在舞台上,既在創作思路上遵循京劇藝術本體,又在創作理念上緊貼時代脈搏,塑造了英雄人物鮮活的舞台藝術形象。

國家文化公園是國家推進實施的重大文化工程。黃河、長江、長城等國家文化公園成為眾多文藝工作者關注的題材。在第十七屆文華大獎終評作品中,豫劇《大河安瀾》聚焦深厚黃河文化,講述了父子兩代人用生命守河、治河的動人故事,地域特色濃鬱,直麵普通百姓,貼近真實生活。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大慶油田的卓越貢獻已經鐫刻在偉大祖國的曆史豐碑上,大慶精神、鐵人精神已經成為中華民族偉大精神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第十七屆文華大獎終評作品中,有兩部作品聚焦於此。其中,芭蕾舞劇《鐵人》以有著“鐵人”之稱的新中國第一代鑽井工人、全國勞動模範王進喜為原型,以匠心獨具的形式,演繹石油工人幹事創業的壯美篇章,頌揚他們艱苦奮鬥、奉獻人民的無畏和堅守;原創歌劇 《鐵人三重奏》則首次將大慶油田三代“鐵人”王進喜、王啟民和李新民的故事同立於戲劇舞台,三代“鐵人”交替登場、隔空對話,場麵動人。

02

源於人民、為了人民、屬於人民

源於人民、為了人民、屬於人民,是社會主義文藝的根本立場,也是社會主義文藝繁榮發展的動力所在。

俄國作家托爾斯泰曾說:“藝術不是技藝,它是藝術家體驗了的感情的傳達。”近年來,廣大文藝工作者深入人民群眾、了解人民的辛勤勞動、感知人民的喜怒哀樂,洞悉生活本質、把握時代脈動、領悟人民心聲,努力使文藝創作具有深沉的力量和雋永的魅力。

05.jpg

▲ 話劇《八步沙》劇照

脫離人民、遠離生活的舞台藝術作品如同無根之木、無源之水,缺乏藝術生命力。為了真實再現舞台上的“六老漢”治沙的故事,《八步沙》創演團隊奔赴八步沙林場,走近治沙人,與他們同吃同住、共同勞作,體味和重溫“三代愚公誌,黃沙變綠顏”的奮鬥者壯歌。為了準確掌握曆史背景,劇組反複查閱了當地林業誌、翻看八步沙“六老漢”先進事跡材料以及相關報道,采訪當地農機站、林業站工作者……在交流中挖掘故事,在觀察中體味人物,這些“深入生活、紮根人民”的行動,為作品創作及後期提煉加工積累了豐厚的素材。

06.jpg

▲ 芭蕾舞劇《鐵人》劇照

芭蕾舞劇《鐵人》演職人員創作前期到大慶參觀“鐵人”王進喜紀念館,走訪與王進喜共事過的老工人。為了準確把握角色,主演張海東到王進喜生前工作過的地方體驗生活,不斷思考和嚐試用精準的舞蹈語匯詮釋角色。在舞台上,他以太極站姿,背部發力帶動雙臂,傳神再現了王進喜為盡快壓住井噴,帶頭跳入齊腰深的泥漿池用身體攪拌泥漿的情形。

黔劇《臘梅迎香》通過刻畫女主角鄧迎香的人物形象,表現了貴州人民倔強、自尊、自強的性格。劇組多次赴劇中故事發生地麻懷村采風,深入了解村民的生活環境、人物原型的故事經曆,采集到鮮活一手素材後,劇組結合專家建議,在劇本、音樂和舞美方麵進行多次修改調整。

07.jpg

▲ 花鼓戲《山那邊人家》劇照

花鼓戲《山那邊人家》根據周立波同名短篇小說集改編。作品生動演繹了作家與人民、作家與生活、作家與作品的關係,也啟示廣大文藝工作者,要攀登新時代文藝高峰,隻有像周立波那樣深入地紮下根去,完全融入群眾的生產生活,融入群眾的思想感情,才可能真正發現和書寫新時代的山鄉巨變。

03

走向經典必須寫出人的深度

文藝理論家錢穀融說:“文藝的對象,文學的題材,應該是人,應該是時時在行動中的人,應該是處在各種各樣複雜的社會關係中的人。”文藝作品最終的落腳點是寫人、寫鮮活的人、寫有情感有溫度的人。人物形象立住了,作品就立住了。隨著時間流逝,觀眾或許會淡忘小說或戲劇的故事情節,但仍會記得那一個個鮮活的人物。而這些經典形象身上最具標誌性的特質,往往也是時代打下的烙印。因此,現實題材作品走向經典,必須寫出人的深度。廣大文藝工作者為此進行了諸多探索。

08.jpg

▲ 話劇《桂梅老師》劇照

近年來,張桂梅受到社會各界廣泛關注。她帶病紮根雲南貧困山區數十年,推動創建了一所免費女子高中,幫助數千名女孩改變命運。話劇《桂梅老師》自2020年12月開始創作。“主創團隊經常接觸桂梅老師,對她了解得越多,越覺得我們做得還遠遠不夠。每一次排練和演出,對我們來說都是一次學習。”雲南省話劇院院長馬捷說,該劇在創作過程中力求凸顯人物個性,使人物立體化,同時,著重表現桂梅老師的信仰、追求,展示她善良悲憫的性格底色。該劇編劇、導演王寶社介紹,《桂梅老師》通過往事重現、一人扮演數個角色的舞台表演形式,讓舞台回歸戲劇本體,讓觀眾在欣賞演員“演得好”的審美體驗中,體會到舞台藝術的魅力。同時,傳遞出時代精神,挖掘信仰的種子,讓更多人了解張桂梅。

09.jpg

▲ 豫劇《大河安瀾》劇照

在豫劇《大河安瀾》中,擔任主演的河南豫劇院三團團長賈文龍一人分飾兩角——父親大河和兒子大堤。他準確把握了大河、大堤父子兩人性格中的同中之異和異中之同,並運用恰當的藝術手段來展現。對於大河,著力表現他的憨厚、樸實、善良、隱忍,以及深藏在骨子裏的倔強,重視人物內在情感的挖掘和表現。對大堤的塑造,既強調他性格中的倔強,更注重展示他作為新一代知識分子的意氣風發,比之大河的質樸,更多一份儒雅。此外,為了塑造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他根據大河和大堤這兩位主人公的性格特點和角色要求,在向前輩甚至學生求教學習的基礎上,為劇作專門創造和設計了矮子步、飛掀打老鼠等較高難度的程式化動作,精準刻畫人物形象。

04

守正創新,與時代同頻共振

創新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發展的不竭動力,創新也是文藝的生命。現實題材舞台藝術作品作為時代發展變遷的縮影和記錄,與新時代同頻共振。廣大文藝工作者以守正創新的姿態,運用新的技術、新的手段,激發創意靈感、豐富文化內涵、表達思想情感,努力使文藝創作呈現更有內涵、更有潛力的新境界。

01.jpg

▲ 彩調劇《新劉三姐》劇照

在地域文化傳承的土壤中,創新激發藝術作品的時代光彩。電影《劉三姐》不僅是廣西的文化符號,更是全中國勞動人民心中的文化符號。在創作彩調劇《新劉三姐》時,廣西戲劇院力求做到彩調的味道不變、山歌唱腔不變。“如《唱山歌》《多謝了》等經典曲子填入了新詞,把新時代的新麵貌、新發展用山歌來表現。在此基礎上,融入了說唱、搖滾等現代流行音樂的新元素,特別能引起年輕觀眾的共鳴。”廣西戲劇院院長龍倩表示,《新劉三姐》既保留了彩調本土韻味,又展現了戲劇語言上的“新”;打破戲曲固有的程式化,讓演員有自由發揮的空間,體現了導演手法上的“新”;劇中融入了電商、網絡等一些時代元素,體現了內容上的“新”;彩調劇山歌體與現代流行音樂的綜合運用,體現了藝術手法的“新”。該劇總導演宮曉東說:“兩代劉三姐所處的時代不同,麵對的社會矛盾也不同,但她們都是勤勞、智慧的壯族兒女的傑出代表。可以說,兩代劉三姐的魂是一樣的,也是極富時代特色的。”

多年來,以王進喜為題材的紀錄片、歌曲、影視劇作品不斷推出。遼寧芭蕾舞團與編劇、編導王勇、陳慧芬等合作夥伴希望通過舞蹈藝術,既展現鐵人的精神,也反映他鋼骨柔情的一麵。芭蕾舞劇《鐵人》融合芭蕾舞、中國舞、現代舞的藝術形式,重現以王進喜為代表的大慶石油工人愛國、創業、求實、奉獻的“鐵人精神”,“用一次中西藝術的融合碰撞,講一段時代英雄的故事”。值得一提的是,《鐵人》中的諸種舞蹈語匯,嚴格服從於人物性格,服從於整體意緒,服從於戲劇情境。編導對於某一段落選擇哪個舞種,或多個舞種如何打散、重組、融合,其出發點絕非展示演員技術或舞種優勢,而是由大大小小的“意” 主宰著流派縱橫的“技”,整個舞劇因此不枝不蔓,毫無跳脫鬆散遊離,敘事能隨物宛轉,傳情可與心徘徊。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新時代需要文藝大師,也完全能夠造就文藝大師!新時代需要文藝高峰,也完全能夠鑄就文藝高峰!”廣大文藝工作者如果能在現實題材舞台藝術作品的創作中,深刻把握民族複興的時代主題,把人生追求、藝術生命同國家前途、民族命運、人民願望緊密結合起來,耐得住“昨夜西風凋碧樹”的清冷和“獨上高樓”的寂寞,再經過潛心努力、不斷創新,定能產生真正的高峰之作。

(本文圖片均為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