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中國甘肅老哥俱乐部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集團快訊
您當前位置: 首頁 > 集團快訊 > 媒體報道
“大家”說話劇《八步沙》:呼應時代之需 書寫生命光彩
作者: 來源:文藝隴原 更新於:2022-08-31 閱讀:0

640.jpg

《八步沙》劇照 張曦予、高星偉攝

甘肅省話劇院創作的話劇《八步沙》是近年來我國戲劇舞台上出現的一部優秀作品,它以甘肅省古浪縣八步沙林場“六老漢”三代人治沙造林先進群體的真實事跡為素材,在舞台上講述了一個感人的故事,讓觀眾在藝術欣賞的同時,感受到直擊心靈的精神震撼。

640 (1).jpg

《八步沙》劇照 張曦予、高星偉攝

精神的光芒

八步沙位於甘肅省古浪縣騰格裏沙漠的邊緣,40年前,這裏飽受風沙之苦,常常造成沙逼人退的慘痛景象,致使可耕種的土地麵積日益縮小,人們的生活受到嚴重威脅。陸沙娃等6個不起眼老漢的英雄壯舉就出現在這種生死存亡的關頭。當時,他們和所有的人都沒有想到,他們從那時所種下的每一棵樹苗、所揮灑的每一滴汗水,他們在大漠中踩踏出的每一個腳印,譜寫出了家鄉故土前所未有的瑰麗篇章。他們創造了一段曆史,鑄就了一種精神。

現實題材是話劇藝術的寵兒,在話劇進入中國一百多年的時光中,現實題材創作占據相當大的比例。在近當代中國曆史的進程中,話劇始終起著敢為天下先、針砭時弊的作用,但話劇又有其極其特殊的藝術框範。人們在觀看話劇時,仿佛就是在觀看自己的人生,觀看自己和身邊最熟悉的人們,這是話劇藝術獨具的極高的審美要求。尤其是現代題材的創作,稍有不慎便會陷入同質化的僵硬模式,使舞台藝術失去應有的美感。話劇《八步沙》讓6個老漢成為舞台聚光燈下的主角,體現了創作者們呼應時代之需,為最普通的農民寫生立傳的拳拳之心。6個老農民談不上人們通常意識中的“美”,“治沙”這樣的故事也相對比較單調,不大容易出彩,而創作者們以八步沙這個真實的地名作為劇名,以“六老漢”治沙這個真實的事件作為全劇的敘述內容,卻能宕開一筆把特定的外部環境與人物的內心世界巧妙地融為一體,為全劇注入了濃鬱飽滿的戲劇情境和情感,使這部話劇有了獨屬於自己的一份力度、一份無法替代的光彩。全劇的情節一曲三折,以小見大,當黑壓壓的沙塵暴鋪天而來的時候,當六老漢在嚴酷的環境中吃盡苦頭,摸索出“一棵樹,一把草,壓住沙子防風掏”的寶貴經驗,使漫無邊際的沙漠終於出現一抹綠色,繼而眼看著一棵又一棵綠樹成活成林,終於成為一片綠洲的時候,我相信觀眾的心也被藝術琴弦撥動,始終被劇情牽著走,為劇中人物的命運擔心、懸心、痛心、開心,從中深深地感受到劇中所蘊藏的豐富內涵和它所傳達出的真切意趣。

640 (2).jpg

《八步沙》劇照 張曦予、高星偉攝

平凡中的精彩

話劇《八步沙》的敘事方式,樸素得了無雕琢痕跡。劇中特定的地理風貌、人物造型和他們的語言行為都是那樣的平凡,但就在這平凡中,6個老漢、許書記、賀老三、劉技術員和當地村民們本真的性情得到了自然流暢的充分體現。他們對家鄉、對土地難以割舍的赤誠情懷,對子孫後代義不容辭的勇敢擔當,他們的詼諧風趣、精明算計全都在這平凡質樸的大框架中一一展現。陸沙娃,一位性格剛毅寧折不彎的男子漢,以六旬之齡擔任八步沙曆史上第一個護林隊的隊長,領著其他五位老漢,如同當年扛槍上戰場一樣在大漠紮下根來。他的信念很簡單:“隻要能有好日子奔,咱渾身都是勁!這不是錢的事兒,就是沒有工資我也得幹!”當同伴被沙子壓昏過去,醒後哭喊著要回家,他說當年的解放軍排長是一個湖南人,為了解放全中國把命都丟在大西北了,咱自己為了自己的光景,吃點苦受點累算什麽。這樣的語言找不到一句大道理空口號,卻讓其他幾位老漢內心十分服帖。楊興旺在劇中往往令人忍俊不禁,他隨身背著一把鐵算盤,似乎總在算計,一棵樹苗幾分錢?沒有工資咱怎麽活?等等,但他也堅持到了幾萬畝樹苗的成活成林,到全劇結尾時自己說出了“有些事情,憑算盤算,劈裏啪啦……它也算不清啊”。王福生,外號“大炮筒子”,嫉惡如仇,說話從來不拐彎兒,當他在巨大的沙塵暴麵前不想再在沙漠中繼續種樹了,卻在說到眼下麵臨的惡劣生態環境讓子孫後代怎麽活下去時,又爽快地說:“我也舍不下那些樹苗苗。嗯,我好了,沒事了。”陸沙娃的妻子手中捧著老漢第一次拿回家的護林造林所得的6000元,怎麽數也數不清;放羊人賀老三從出場時詼諧風趣到因在沙塵暴中失去孫兒,變得精神恍惚,令人心痛。這時的他還是給每一個見到的人發一棵樹苗,口中喃喃地說道:“種樹,種樹!”還有兩位不可或缺的人物:許書記和劉大誌。許書記是基層黨組織負責人,他的人物身份、外表、語言和動作行為與六老漢有所不同,但與他們又是那樣貼近,每次他的出現,都是一個重大事件或故事轉折的開始:將陸沙娃等六老漢組織起來護林的是他;解決六老漢的住宿問題、建立八步沙林場的是他;在六老漢情緒低落要散夥時,使他們重新凝聚起來的還是他……這點點滴滴讓人真切感受到,共產黨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人民謀幸福。劉大誌這個人物的設計,使六老漢群體注入了嶄新的光明與希望。他代表了科學先進的治沙理念,代表了一代新人對六老漢治沙造林的傳承與接續,在這個人物身上,閃耀著溫和又強大的思想光芒。

640 (3).jpg

《八步沙》劇照 張曦予、高星偉攝

藝術的力量

話劇《八步沙》的舞台格調大氣恢弘,無論是昏天黑地、沙逼人退的灰暗壓抑,還是綠樹成蔭、鳥語花香的迷人浪漫都過渡得柔和自然,人的心靈從壓抑中伸出雙翅自由飛翔,比天空大地更為寬廣。全劇結尾時,曾經肆虐的沙漠在一點點縮小,萬木蔥蘢的綠洲在一片片擴大,樹木和綠色從當年八步沙人心中遙遠的夢變成了眼前令人歡欣鼓舞的現實。花香了、鳥叫了,談戀愛的年輕人可以在樹陰下徘徊留戀了……舞台中央老漢們的造型瞬間凸顯出時代楷模的偉岸氣概。八步沙第二代、第三代……無數年輕人投身到前輩的事業當中再接再厲,不停歇地種樹、造林、護林,這是一項偉大事業的傳承接力,更是一種精神的薪火相傳。此時的舞台繽紛多彩而不紮眼,沙漠與綠洲在一片燦爛中自然契合,此時此刻,燈光與舞美設計的魅力盡顯無遺。

話劇《八步沙》為我們展現了一段已經過去卻依然勾連著現代與將來的曆史,塑造了鮮明可信的人物群體,這一切來自堅實的精神內核,讓我們再次體會到任何一部優秀的藝術作品中,精神的光芒是不可阻擋的。這就是話劇《八步沙》的價值和意義所在。(作者係國家一級編劇、戲劇評論家 甘肅日報特約撰稿人 肖美鹿 )